• 您的位置 首页 > 产品展示
  • 女子出口假冒美容药品 2个月买3辆百万豪车(图)

  • 作者:  来源:本站  日期:2018-11-08 14:10:43
  •   “联合利华”、“励澳制药”的美容药品是余姚三七市生产的,成本只要几毛钱,一出国,摇身一变价值上百元,你想得到吗?

      昨天,当记者从余姚警方听说此事时,愣是被惊着了,这些所谓国际知名品牌的牙膏、化妆品、处方药膏等一共有10类、18万余件,竟被证实全是假的!而余姚警方刚刚破获的这起特大生产销售假药、伪劣商品案,涉及全国5个省(市)、涉案金额达上千万元,主要犯罪嫌疑人也达到了9个。

      时间回到2月18日清晨,也就是去年农历除夕,民警敲开了慈溪市龙山镇新东村一户农宅的大门,“你好,我们是余姚市公安局民警……”

      这场定在年三十的抓捕,情报和线索是怎么都不会错的,初步勘查后,民警并没有发现目标人物,随后主人也有些不耐烦了。

      带队的民警突然拿起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,这时,阁楼上传来了一阵手机铃声。“快!在阁楼上!”民警们一拥而上,冲向了阁楼……

      眼前这名50来岁的妇女,正是民警要寻找的人,她是开门主人的岳母,同时,也是这起特大生产销售假药、伪劣商品案的主犯之一方某。方某知道,这回她逃不掉了。

      与此同时,方某的丈夫陆某也在余姚落网,这对老谋深算的夫妻,早在听到抓捕的风声时,为了掩人耳目就分住两地了,只是,最终还是成了瓮中之鳖。

      “要制药,总得先有个工厂。”民警说,这对老夫妻把“地下工厂”设在了余姚三七市镇相岙村的一处自建厂房。从外表看和普通厂房没什么两样,只有走进厂区内部才能看出一些“端倪”:

      车间内堆满了大量已经打开的化学药品桶,里面盛满了红黄白各种颜色的膏状化学品,桶身上贴满了各种眼花缭乱的化学品名;操作台上横七竖八地摆着各种大小的磅秤、烧杯、量筒,无不沾染着一层厚厚的化学粉剂;生产设备上还残留着几支灌装了一半的药膏,包装上均为全英文标识,整个厂区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异香……

      根据周围的村民反映,白天大门紧闭的工厂,到了晚上往往是灯火通明,几台机器全力开动,“砰砰砰”的装车声不绝于耳,大桶大桶的化学试剂被运进来,整车整车的产品被运走。

      通过对工厂内遗留产品的清点,民警发现了牙膏、化妆品、处方药膏等各类美容药品,上述药品的外包装无一例外均为全英文标识,且不乏Vaseline、Sensodyne、Leo、Radian等“联合利华”、“励澳制药”旗下的产品,共计10类、18万余件。

      那么他们是怎么操作的呢?原来,陆某曾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员工,从业多年的他对美容药品的成分有一定了解。

      “眼红”化妆品行业高利润,陆某决定“单干”,而为了逃避打击,籍贯慈溪的陆某夫妇将厂子设在了余姚三七市镇相岙村深处。

      其中,全部员工都是9元一个小时临时聘用,且只能从事灌注、包装等低端业务,所有产品成分的掌握、试剂的调配都由陆某一个人完成,不允许别人插手。产品完成后,最终通过“代理商”之手流向国外。而这每一步流程,都足以看出夫妻俩的谨慎,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保险,再保险。

      据陆某交代,一支从他手里生产的“处方药膏”,无论外形、颜色还是气味几乎与正品无差,几可乱真。且这些成本只有几毛钱的“产品”在流入中东、非洲等国际市场后,往往“摇身一变”价值上百元,中间的差价达到上千倍。

      民警通过进一步的深挖发现,陆某在这条黑色产业链里只是扮演着初级角色,他获得的利润不过是九牛一毛,真正的暴利都流向陆某的下家——“代理商”。

      这个代理商叫李小云(化名),从事美容药品出口贸易多年,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也有专门的店面,数量巨大的假冒美容药品正是通过她的手流向国际市场。她在当地小有名气,都知道她身家千万,是个富婆。但令人咋舌的是,她甚至在两个月内分别购买了奔驰S600、宝马760以及宝马X6三辆豪车,而这样的资产得益于她在这条暴利链上的所获。

      她先通过义乌国际商贸城的平台接受订单,随后单线联系陆某下订单,且从来不说收货的具体地址,只告诉陆某一个电话号码。物流公司只有先联系到李小云,再由李小云指派接货小弟前来提货,最后送到港口与正常货物一起“拼柜”出境,销往中东和非洲国家。甚至在货款结算时,李小云也不走寻常路,几乎清一色的都是现金结算,从来不通过银行转账。对外,李小云也不以真名示人,外界只知道有一个从事美容药品生意的“lisa”,而几乎不知道李小云的存在。她妄图将自己参与其中的所有痕迹抹去,抽身事外。

      不过最终通过不懈地深挖,余姚的民警还是查到了她,一起落网的还有她的妹妹和妹夫以及在义乌工作的宁波人陈某,三组人马构成了陆某夫妇的经销通道。

      老朱的“业务范围”颇为广泛,牙膏、药膏、洗发水等几乎所有日常生活中涉及的美容药品包装都不在话下,上海、义乌、温州等地都有其客户。正是由于他的存在,这些从地下工厂里走出的“土鳖”才能摇身一变成为价格不菲的“海龟”。

      为了规避风险,家住无锡的他将工厂设在了50公里外常州市武进区的一个小村庄里。每天早上老朱从无锡的家中出发,开车带着妻子和两名员工奔赴常州,晚上再带着他们原路返回,且从来不与常州当地的任何人进行接触,宁可忍受每天往来奔波之苦,也要切断员工与外界的联系,将工厂打造成一座与外界信息隔绝的“孤岛”。

      2月4日凌晨,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秘密跟踪,民警终于找到了位于民丰村高沟上的这座“工厂”。当民警走进厂区时,机器仍在隆隆作响,全英文的瓶瓶罐罐堆满了厂房的一角。老朱来不及反应就被民警戴上了手铐。与此同时,位于200公里外的上海长江大坝边上,民警在一块杳无人烟的荒地里找到了本案另一个供应窝点——嫌疑人顾某的涉假包装工厂。

  • ad
  • 上一篇:求解彩晶膜和墙纸的区别是什么_壁纸_土巴
    下一篇:搜狗发布英文搜索、翻译APP